斗豆逗逼

唔......得嘎嚎,这里斗斗(豆豆、逗逗都可以,请随意)

十七世纪的法国有什么?

白丝领!!大波浪!!

看了江南大大的文有感而画,至于衣服………当然是瞎画的 ✧(≖ ◡ ≖✿)考据党慎入

ps:这真的是叶神!这真的是叶神!这真的是叶神!
(重要的事说三遍)

最后私心 @太太一下
@江南望江北-要减肥,莫贪吃,好好睡觉,关注女性身体健康!

官图延伸

一日,荒.成熟稳重.年轻(?)有为.闲成咸鱼.实则三岁.川趁人不注意,变成了他的金鱼摊里的一条小鱼,打算给捞到他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xia),却不料被男朋友一眼识破,场面一度相当尴(lue)尬(gou)

叶:"老吴老吴!快!机会不等人,照相机伺候!”


魏:“少侠好胆量!你就不怕韩文清醒来后撕了你?”(拿出手机)


叶:“没事儿,他可舍不得,再说不还有老吴帮我拦着嘛~”


吴:“······嗯,你开心就好。”




"再见啦。”

【谢谢你,沐秋】


                                 ——————《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第十三章脑洞延伸




感觉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就一句话“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最后例行@一下太太 @周尧 


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传来。

喻文州几乎要支持不住,他甚至想转身离开,什么都不再在意,可是脚底却好像生了根,一步都动不了。

有一半灵魂在深渊的边缘被狠狠撕下一片,瞬间血肉模糊。

喻文州几乎听到自己那半灵魂在崩溃地尖啸,然后痛苦地蜷缩起来,缩进角落里瑟瑟发抖。


                                         

                                               ————出自·周尧·《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终于会用sai做简单的上色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唉————


其实有时候真觉得老叶和文州简直就是两死小孩,倔的让人又爱又恨


还是偶尔放纵一下吧,毕竟伤口再小也是会痛的呀


最后私心@一下太太 @周尧 




emmmm.....大胆的来了一发


草稿流注意,望轻喷


这张图的灵感其实是在读滚滚太太的《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时迸发的,当时我不禁想到了叶修,想到他在某次从战场下来时独自面对着昨日还热闹不已的宿舍,想到他穿着沉重的军礼服面对着一排排熟悉的名字,想到他脸上或认真或略带悲戚的神色,一次又一次地站在白的晃眼的石碑前不动声色的献上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自己的一些碎碎念,就当我烦烦附体吧,诸位请自行避屏】


关于吴叶

修修可爱多:

很喜欢席慕蓉的诗,后来萌了全职,觉得诗里面表达的感情很适合吴叶,深情温柔隽永,纯粹而矜持,摘几首觉得特别合适的





渡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年华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边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孤星




在天空里


有一颗孤独的星




黑夜里的旅人


总会频频回首


想象着  那是他初次的


初次的  爱恋






非别离




不再相见  并不一定等于分离


不再通音讯  也


并不一定等于忘记




只为  你的悲哀已揉进我的心里


如月色揉进山中  而每逢


夜凉如水  就会触我旧日的疼痛






诀别




不愿成为一种阻挡


不愿  让泪水


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庞




于是  在这黑暗的时刻


我悄然隐退


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试着将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  任何岁月


也无法触及的  距离






短诗




当所有的亲人都感到


我逐日的苍老


当所有的朋友都看到


我发上的风霜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悲剧的虚与实




其实  并不是真的老去


若真的老去了  此刻


再相见时  我心中


如何还能又轰然的狂喜




因此  你迟疑着回首时


也不是真的忘记


若真的忘记了  月光下


你眼里哪能又柔情如许




可是  又好像并不是


真的在意  若真的曾经


那样思念过  又如何能


云淡风轻地握手寒暄


然后含笑道别  静静地


目送你  再次  再次的


离我而去






溶雪的时刻




当她沉睡时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镇上


渴念着旧日的


星群  并且在


冰块互相撞击的河流前


轻声地


呼唤着她的名字




而在南国的夜里


一切是如常的沉寂


除了几瓣疲倦的花瓣


因风


落在她的窗前






结绳纪事




有些心情,一如那远古的初民


绳结一个又一个的好好系起


这样  就可以


独自在暗夜的洞穴里


反复触摸  回溯


那些对我曾经非常重要的线索




落日之前  才忽然发现


我与初民之间的相同


清晨时为你打上的那一个结


到了此刻  仍然


温柔地横梗在


因为生活而逐渐粗糙了的心中


【叶修中心医院设定】闻医有德▪第三章

五行缺木祁木林:

文前逼逼
这章有微量王叶和all叶。质量依旧不高很差劲。【会考加期末的绝望】
可能要暂时停更了。
下周五回来,祝我活着。
回来会把这个引子短漫放出来。依旧丑到爆表


传送门


闻医有德▪第一章


闻医有德▪第二章


闻医有德 ▪第三章
大约五点王杰希被雨声吵醒了,他本来不想去关窗户的,但无奈雨越下越大,一是吵得不得了,二是雨水溅得哪里都是,还要墩地。
我拒绝墩地。
当王杰希打算关上窗户的时候,无意中往下瞥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紧不忙地走过来,打开底下的单元门。
这么晚才回来。王杰希是这样想的,但他没有理会这个,他把窗户关上,打算再去睡一会。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王杰希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哪位哥们来了。他打开门,俩人都被对面吓了一大跳
叶修全身上下都滴着水,加上黑眼圈,头发跟海带一样贴在脸上像女鬼
王杰希俩眼一样大像小黄人。
“怎么回事?”
“咳,那啥”叶修挠挠头发,湿漉漉的头发一下变了形翘棱起来,“忘带钥匙了。”
废话,要不然你敲我家门干嘛。
“我问你身上的泥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叶修一脸严肃。“哥下手术台后开始下雨,哥就打算跑两步。然后突然感觉到左腿一沉,然后哥左腿股后肌群中的腓肠肌外侧,半腱肌和股二头肌上端还有左臀大肌和肱三头肌长头受到了打击……”
“说人话。”
“不小心踩着松井盖,陷进去了。”
“你可真是个人才。”王杰希赞美道,然后他推着叶修回去。
“现在马上洗澡换衣服吃饭。”
“诶诶知道了大眼爸爸。”叶修一脸无奈。
“。”
王大眼把叶修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面,然后给他熬了姜汤,坐在沙发床上等他洗完澡出来。保温箱里的饭菜还是热的,王杰希把它们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叶修的体质差的一逼。过去和叶修睡头对着头铺位的王杰希深有体会那是他大学生涯中难以忘却的片段。
有一次苏沐橙学校有活动,早上四点钟就要到校。叶修半夜两点钟爬起来给苏沐橙弄早餐。最后在晚上断电,宿舍没热水,只剩一盒康x夫方便面的情况下,叶修一共用六十根蜡烛强行煮熟了一盒方便面。
起来起夜的王杰希目睹了这一盛状。
“你……在做什么?”王杰希瞪大了左眼。
“煮方便面啊。”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盯着方便面。
“你疯了。这传递的热量压根不够。”
“那哥怎么办?对方便面做功?”
“……”
好在叶修起的早,因为情况特殊,他不好意思进女生宿舍,毕竟宿舍里又不是只有苏沐橙一个人。三点半苏沐橙从宿舍里出来,俩人坐楼梯口,叶修看着沐橙吃完这一碗方便面再风尘卜卜把她送到她们学校。谁想到回来的时候下雨了。雨下的越来越大,叶修回来时候的怂样和现在没大区别,只不过衣服不一样而已。
后来,不出意外,叶修回来衣服都不换就往床上一躺,果断放弃了熬夜,床单被水浸的湿漉漉一大片。
王杰希被他折腾的睡不着,开屏就被这架势吓得打起精神。他疯了,这是要感冒啊,连忙把他推起来让他换衣服,结果
这二崽子睡着了。
王杰希无可奈何,但后来的事情让他知道了人一定要强。硬。【♂【划掉】】
叶修的确是感冒了,好在那天临床医学专业没课。但是这也够折腾的了。中医学专业和医学影像学是有课的,于是宿舍里只剩下喻文州黄少天和方锐几个人照顾叶修。
事情都很好,叶修除了睡觉就是睡觉。直到下午四点四十,叶修醒了。本来打算帮忙去接沐橙的方锐无奈地被叶修一个捉云手捞过来,叶修仗着苏沐秋在天之灵非得以方锐太猥琐黄少天太烦为理由拒绝他们帮忙。
“那那那王杰希,班长和肖时钦可以吧?”黄少天一脸不服。
结果叶修说肖时钦太小事情,王杰希的眼睛太吓人,喻文州手速太慢所以坚持亲自去接苏沐橙回家。
woc你不是在拒绝我们去接沐橙你是在借机会嘲讽我们吧???
外面还下着雨呢。
方锐:“叶修,你看着我真诚的眼睛,你真的不用去,我去就可以了。”
叶修被他眼睛闪的难受,再加上本来就不舒服,挣脱开扭头差点就吐了。
方锐:……
黄少天当然是在关键时刻上场的,他可是善于把握机会的新一代共产主义接班人。
结果整个宿舍被他的话搞得鸡飞狗跳的。
“行了行了少天大大你可别说了。”方锐捂着耳朵烦的不行,喊了一句。
“我不为了老叶好嘛!”又是一声呐喊。
“你不说话对老叶就很好了!”
黄少天看也没看顺手抽出王杰希专用的扫把,“点心怪来战啊!PKPKPKPKPKPKPKPKPKPK你可别忘了你的对手可是临床医学专业最会把握机会的剑圣黄少天……”
“住口秋葵王!吃我一掌”
叮叮当当。
嘎吱,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
买药回来的喻文州看到这个景象,黑着脸。刚才他出去买药,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隔壁宿舍的周泽楷给他打电话。
“宿舍……炸了。”
好两个关键词,王杰希和肖时钦上课去了,宿舍就剩这三个不正经的了。炸?很贴切。他连忙跑回宿舍,回来看这样子也猜到发生了什么。
“叶修?”
“你说什么?”叶修喊着问他。
。你们都做了什么。
转头一个微笑,
“呵呵。”
两个斗争的王看到后瞬间安静下来。
听方锐和黄少天说完事情经过,细心不过喻文州,一下就猜出了叶修的想法。
“其实是怕沐橙担心你,对吗?”
叶修嗓子疼,索性放弃嘲讽,点点头。
果然,无论哪个脸T想保护照顾个人那可叫个变扭。
喻文州算是体谅他的心情,递给他雨伞,叶修可因为这两个人耽搁了不短的时间,还是那样的身姿,撒丫子就跑去接苏沐橙,黄少天趴在走廊窗户上看着他的背影。
“老叶666,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妹控狂魔。”方锐晃晃头。
这个时候王杰希和肖时钦回来了。
“我的扫把。”
叶修回来的时候感觉这俩人看起来跟刺猬似的。
到了晚上,叶修才算好点,不过一宿舍的人听他震耳欲聋的擤鼻涕声和咳嗽声听了一晚上,也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一个晚上。就算叶修有时候再怎么心脏,扛着他晨跑地感觉再令人想破口大骂。但他们都没有抱怨。因为他是叶修。
他是一个在别人陷入困难时立刻以行动不留余力伸出援手的人,是很信得过的人。而他们是室友,他们也是朋友。表面互损日常掐架,但这代表不了什么。经常这样还意外的挺好的。
难得叶修生场病,还是帮忙照顾照顾吧。
王杰希这么想着,眼睛里闪烁着父爱的光芒。第二天叶修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整个宿舍的人都困成了狗,包括他自己也没睡好。一群人上课全体补觉,搞得江波涛还以为昨天隔壁宿舍出人命案了。教授冯宪君看着叶修睡觉,看着方锐睡觉倒是习以为常,当他看着班长喻文州还有一上课以实际行动证明“课堂是自己的”这一理论的黄少天居然也在睡觉,顿时有点生气。
但这不是你们睡一下午的理由。
睡一下午就睡一下午吧,大学嘛毕竟没有中学那么的严格,几个人学习也不算差。
黄少天你能不说梦话吗。间断着说也行。
我是教授。要有身为教职工的爱。
黄少天:“哈……哈哈哈班长班长【呼噜声】你看冯老头子……的头秃了……哈哈哈秃头王……哈哈好亮啊哈哈哈哈闪光shining……”
冯宪君:“。”
周泽楷:“……噗。”
周泽楷?你还跟着笑???
就这样,冯宪君当场心脏病犯了。
正在学心血管内科学的一群临床医学专业医学生,就地实践学习。
第三天他们宿舍的事迹就发扬光大了,除了感叹室友爱,更多的还是惊讶王杰希那把坚硬结实的扫把居然断了。
因为睡觉气病教授,叶修,方锐,黄少天,喻文州每人都写了一份一千字的检查,黄少天作为主要涉事分子还打扫了两个星期的全楼男厕所。事后方锐和黄少天就拽着叶修衣领子要他请吃饭。
“关哥什么事啊。”
“还不是为了照顾你你个叶不羞还不感谢本剑圣大大为了照顾你困到上课说梦话害的我去扫厕所点心怪写不写检查无所谓你还连累到班长他也要写检查你说你是不是罪孽深重啊……”
“住口。我请。”叶修无奈地看着他。
剩下的机【心】灵【脏】4+1-2一下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天晚上,叶修请他们吃煎饼果子。
“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就请我们吃煎饼果子啊怎么那么敷衍!”
“不要瞧不起煎饼果子啊。”叶修一脸严肃,“煎饼果子是中国伟大的美食文化代表之一啊。富有丰富的营养。你那份还加肠了。”

最后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的把煎饼果子吃完了 毕竟那不难吃。
事情的经过和结尾,是王杰希根据无数个人的叙述和记忆拼起来的。他时常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回忆起那一段疯疯癫癫吵吵闹闹的大学宿舍生活。他记得那天他也很困,肖时钦也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愣是没让自己睡着。听说临床医学专业那里闹了这么大动静,听完之后也是表达了一下默哀一秒呵呵呵,还赚了一块煎饼果子。
不过无论如何,当时宿舍第一父亲王杰希都长了不少记性。这件事的原因还是叶修淋雨不换衣服着凉。下次,叶修要是再这样一定要两巴掌把他抽起来,虽然做不做得到真要另说。
不过回忆起黄少天写检查时叨叨叨喷一大堆垃圾话的无奈,他只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句话说的无比有道理。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叶修穿着他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黑色睡衣出来了。王杰希把粥推到他面前。
“哟,国民好父亲啊”叶修直接瘫在沙发床上。
“先吃,吃完再睡。”
叶修拿起筷子开始扒拉粥。
“好吃吗?”王杰希看着他。
“好吃。不过不如哥的泡面技术”叶修嘿嘿一笑。
“你最近看起来不太好。”
“有吗?手术累的吧。”叶修微眯了一下右眼,用勺子在粥里搅了半天,露出了一种极其不自在的表情,居然叹了口气。
“下周三离沐橙高考还剩十八天,是他们学校的成人礼。”
“就这样?所以你是高兴还是?”王杰希想笑,但是愣是笑不出来。
“哥怎么知道,”叶修耸耸肩,“感觉就像是……”
“……像什么?”
“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女儿要嫁人了一样。”
王杰希一愣,然后笑了。姜汤差不多好了,他给叶修盛了一碗出来,扔他面前。
“等沐橙哪天真嫁人了你会感觉更难受的。
叶修苦着个脸:“到时候再说吧,我晚上还要接沐橙回来呢,今天周五。”他把饭吃完,又慢慢的把姜汤喝了,倒是真不嫌烫。然后叶修把碗放在桌子上,“大眼你不是一会出诊吗,你再去歇一会,别给人家小伙子号脉说怀孕了。”
王杰希不想再提这个梗了,帮叶修收拾好碗筷后就回去了。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还打着鼾,不过声音很小。
王杰希叹了口气,他知道叶修很累,知道叶修一直放不下肩膀上的这一份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这可能就是每一个哥哥都拥有的温柔和不一样的强大吧。
王大眼爸爸轻轻地把门带上

十区的群……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ι_-`)嗯…………

三十分钟速涂,轻喷

“叶修前辈~说好的戒烟呢?”

“呃…文州你听我解释”

“好啊,不过站着多累啊,来,去床上说吧”

“……哦(°ー°〃)”